钴镂

☞稻米,全职厨,哈迷,常年蹲坑。吃瓶邪黑花,各种正副队以及伞修方王乔高包罗启明,德哈GGAD。
☞最近沉迷朱一龙。

【伞修】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

【最近时兴的打电话梗,一时心头悸动XD的产物。嗯作者亲妈无误大家放心。】

苏沐秋抽着气,嗓子里像刀割一般,带出一股铁锈味儿;太阳穴突突乱跳,伴着一阵耳鸣。浑身应该哪儿都疼,可偏却钝钝地感觉不到。他眯着眼,视线模糊不清地泛着红,想是额上的血涌下来了。裂作蛛网的挡风玻璃仍旧把车里隔成一片小小的孤地,他在这个逼仄的空间里缓缓侧过头去看,外面人的动作就显得格外夸张,像是在演一场生动的哑剧。他闭上眼 ,有些力竭,一时眉头又颤起来,“就几步路了……阿修……”仿佛冥冥中有什么灵犀,一阵脆生生的童音响起来,在这个灰颓的小空间里像绽开了一朵明色的花,“沐秋赶紧接电话沐秋赶紧接电话……”

叶修现在不是很高兴。天色已经黑了大半,幼儿园里其他小朋友大多都被接回家了,可是自家苏沐秋居然一反常态地还没有到。跟他不对头的黄少天小朋友走之前还不忘放点垃圾话:“叶不修你这么不可爱你家苏沐秋肯定去接别的小朋友不来接你啦!”说完得意地跟已经弯下腰的喻文州一张手挤到了人家怀里,朝叶修做了个鬼脸。叶修叼着根加大号卫龙完全不理他,得了吧,我懒得跟你打架你也就自个儿嘴皮子打打架。
他慢吞吞走到大门外面,门卫阿姨朝他笑:“孩子,你家家长还没有来吗?要不要阿姨帮你打电话问问?”叶修鼓着腮帮子掀掀眼皮,小手潇洒一挥:“不用了,哥今天自己回家!”

我们的小叶修拐了两步走到临街的冯记小卖部旁边,望望不远处乱哄哄的路口,高高大大的成年人们站满了街;又看看卖东西的台子上一部红红的电话机,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打个电话给苏沐秋。他都想好了,要用那种淡淡的语气说,沐秋,你今天不用过来了,哥自己回去。
“嘟……嘟……嘟……”叶修三下两下嚼完了嘴里的辣条正努力踮起脚,胳膊扒在台子上,自以为挺酷地侧着脑袋夹着听筒。 苏沐秋怎么还不接电话啊真是累死哥了。叶修一挑眉毛,不会他真跑去接别的小朋友了吧,前两天放学就发神经说要带叶修去商场买小裙子,还威胁他不然以后就去接可爱的小女……
轻微的喀一声,那厢终于接了。“歪?沐秋啊,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叶修打了个哈欠,听筒里却没有声响。叶修有些狐疑,“歪歪歪,歪?你怎么不讲话了? 你不会自己走丢了吧!”
半晌,苏沐秋含着笑意的声音平稳地透过来,“我……在路上堵车了,走丢个鬼哦,只有像你这样傻兮兮的才会走丢好伐?”
叶修不爽,“我,身上只有一块五都全用来给你打电话,老冯家那个红红的公用电话你记得吧,别的小朋友都很怂要人抱起来够那个台子,哥自己踮脚自力更生,你居然开口就指责我傻,啧啧啧老苏,良心呢。”
“自己踮脚?小心跌倒,摔了别哭,哭了变丑我很苦恼的……我把车停好走路来接你, 不要乱跑, 就在原地等。”
叶修腾出一只手来拍拍肚皮,“哦,那你来的时候带点那个猪肉榨菜饼来,我饿死了。”
“……这么精致的小点心怎么经你的嘴一说就这么……刚去九芝斋的时候已经卖光了。”对方变低的声音有些无可奈何。 叶修闻言目光闪了闪,“老苏同志,你老实交代,今天是不是接别的小朋友回家了,到现在都不来还说没买到饼,是不是在陪哪个小姑娘买裙子。没关系哥决定自己回。哥可是幼儿园扛把子,你以为呢。”

苏沐秋脑子里嗡嗡嗡得厉害,他压住一声咳,望见外面……应该是急救的……好像想搞开卡死的车门,弄出很大的动静。 “歪歪?你那边怎么了?”小奶音尖尖地上扬一点,夹着些疑惑。
“喂,这边确实有点吵……我没……”苏沐秋连忙接上。
“ 那个小丫头会打荣耀吗?”居然还掺上了一点糊糊的鼻音?更奶了。
苏沐秋闭着眼苦笑,外面人要是发现里面的伤员都这时候了还煲电话粥不知会作何感想。他胡乱编着话,“其实 ……其实是 我刚刚看到一个小朋友手里有板栗饼,这个你不也挺喜欢的吗,不太甜,我问他能不能卖我一点 ,你吃不?……我会快点到,你饿了就……找老冯要包辣条吃,我过会儿来给钱。”
“老苏,”小孩子假装正经沉下来的声音,“你自个儿好自为之吧。我走了。尽管我很想你,还很心悦你,贼相中你,就算你今天不会来接我……”
苏沐秋好笑,却不知牵到了哪处伤,疼得倒抽一口气,随机赶紧清清嗓子掩过去,“别酸了阿修,别想胡思乱想。”这时候咔啷一声,车门终于被卸下来,苏沐秋被如潮水般涌来的各种声响扰得听不清电话,像小鸡崽儿一样被人往外弄,难受得几乎要昏过去,随即又想到说不准这就是最后一回跟他说话,也不看外面人什么反应捧着手机不撒手,声音不禁有点哽,“你这么讨人嫌,也就我蹚了鬼才这么喜欢你。嗯,不准跟那个姓周只会傻笑的跑了……咳咳……不要跟那个脸黑黑的姓韩的讲话,我马上就来接你。”
“……天都黑了,你不如回去搞晚饭,你回去。你回去了吧?”不知怎么,声音似有些怯怯的了。 苏沐秋迷迷糊糊地想想出门前泡在盆里的海蜇头,竟然觉得有些遥远。“那你……一直跟我通电话吧。那一块钱甭省了。我今天准备搞海蜇……我怎么听到你哭了?”小孩子抽噎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苏沐秋有些愣,“行不行啊扛把子叶,你怕黑吗 ? ”
“没哭,辣条太辣呛到了……你……怎么一直在喘气啊……” 苏沐秋这时候已经被抬上担架,潜意识里有些松懈,“我马上就到了……走的太快有一点累……说话有一点慢,嗯,对不……”
“我在这里等你!你……你别回去了你还是来!来啊沐秋!晚饭我们可以在外面吃!就吃板栗饼也行!”有一点急促,鼻音听着又有点可怜。
苏沐秋有点握不住电话了,透过人群,转头向不远处的小巷子望过去。冯记的招牌晚上亮了彩灯,很是显眼。 “我已经看到你了……嗯……可以挂电话了…………不用讲再见啦 ……好吧好吧……马上就要见了……”
手机啪的一声跌落在地上,这声音在救护车拖长的尖啸里是那样微小。染了红的屏幕着地的瞬间迸出两道狰狞的裂痕,倒像是小孩子尖锐的喊声割出来两道口子,淌出来一屏幕的血。
















叶修乜着眼趴在单人病床边上。旁边被裹得像个粽子一样的苏沐秋闲的发慌,没吊起来的一只手摸摸小孩子软软的黑发,“阿修,来来来给我念念新闻嘛。” 叶修百般不情愿,勉为其难地掏出手机翻了两下,忽然噗嗤一声笑出来。苏沐秋困惑地眨眨眼,“阿修,我壁纸好看吧?刚才你睡觉我偷拍的……噢,你快念吧我听着呢。” 叶修清了清嗓子,用一种懒洋洋而嘲讽十足的语气字正腔圆脆地念到:“震惊!h市一男子开车发生车祸后仍不忘煲电话粥……”
“……阿修!你这个小甩货!电话是谁先打来的?啊?我那不是心里念着你?你看你后来从小卖部扑到路口来鼻涕都要淌到嘴……”
叶修淡定地拿小手捂住了吵嚷嚷的大人的嘴,瞧着苏沐秋一双眼眨巴眨巴一副讨好的模样,小白牙一呲,“棒槌。”
被甩到一边的手机还亮着屏,壁纸照片明显出自拍照技术不中的家伙之手:把头埋在自己臂弯里的小孩子只露出头顶一个发旋;一旁的大人也只挤过来半张脸,不过看得出来这人心情颇佳,眼中喜色明媚,眉角柔情满梢。这样看来,也不失为一张挺好的照片。
END

评论
热度(34)

© 钴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