钴镂

☞稻米,全职厨,哈迷,常年蹲坑。吃瓶邪黑花,各种正副队以及伞修方王乔高包罗启明,德哈GGAD。
☞最近沉迷朱一龙。

眇眇赤诵

被沙雕言论震惊到了。第一次真正在身边遇到道不同者。
“既然现在IP好多都是抄袭那我就无所谓了,反正大家都是抄的,我不能因为它是抄的就不看了啊。”
“虽然ssss是抄的,但是它看哭我了,桃花债就没有。”
“我两本都看过,感觉ssss并没有抄袭桃花债啊。”
非常泄气——叫不醒本就不认为自己睡着了的人。

【眇眇赤诵】
立玉京以游目兮,见废土兮生烟。
厄阳照似煴焱兮,蕙蕉萃而芷落。
菟蔓缠生漫野兮,生灵犹以为餐。
顾坷土如卜裂兮,余夜继以布霈。
见秋兰之复露兮,正余冠而心说。
然奉伊以落英兮,何却之以他故?
霪霖虽解近旱兮,终不戡夫恶魃。
眇眇兮余力,竭泽兮难盈。
琼茅汲粹需千年,粪壤犹待净。
虽微援而溘亡兮,余将长行不却也。

胡乱写了几句半通半不通的东西。
呕。抄袭就是原罪,没得半点商量。
洗地狗真恶心。

评论
热度(12)

© 钴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