钴镂

☞稻米,全职厨,哈迷,常年蹲坑。吃瓶邪黑花,各种正副队以及伞修方王乔高包罗启明,德哈GGAD。
☞最近沉迷朱一龙。

融【大鱼海棠 祝融&赤松子 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大家早上好~在下是钴镂,叫我镂子就好辣~

【一个昨夜兴起的脑洞什么的。因为是在完全没网络的状态下写的,所以有的神话里的细节记不太清也查不了大家有虫就捉。然后因为电影里描述有限,就私设辣~】下面正文~



完全没有人懂赤松子和祝融是怎样融洽相处的。

一个雨师一个火神,一个弄水一个玩火。画风严重不符。

赤松子一直是温温润润清清秀秀的样子。也可能因为是后来修道升的仙的缘故,平日里很好脾气,非常谦和的一个人。

祝融呢,整个儿一副怒发冲冠的火爆皮囊,头顶嚣张的红发跟一团烧得正旺的野火似的,愈发显得天神张扬得不可一世。

廷牧家的小姑娘就曾经好奇地问过赤松子:“松子哥,为什么祝融哥不和毕方哥一起玩喜欢和你玩呢?你不是不玩火吗?”赤松子笑笑,弯下腰来,摸了摸小丫头的头,确是没说什么。按伏羲那套理论来讲,水火的确不容。万物相生相克,总有那么些道道。

有天两个人在鹿神那儿喝酒的时候,赤松子带着点不知几分的微醺道出了这个问题。

祝融喝酒有些上脸,几碗下肚,那两颊的酡色活跟烧着两簇小火苗似的;听了赤松子这话,他转了转手里的酒碗,里头澄明的佳酿映出了他纠结的眉头。“我又不是没和共工打过啊。也就是你了。”

赤松子盯着他看了会儿,继而舒眉云淡风轻地一笑,一垂头,肩上的两束发差点儿滑进双手捧着的酒碗里。

柜台后头鹿神笑眯眯地狠劲儿擦着孟婆汤罐子,心想上邪这俩怎么又来我这儿放闪光弹啊从小被你们虐到大我还没瞎真感人。

喝完酒赤松子拉着祝融要唤一阵风雨乘去山上去玩玩,说是空气好醒酒。别看咱们松子哥看上去中规中矩的,其实玩心特别重,要折腾起来真是花样百出。祝融怕他真醉了,酒驾也不安全,便拖着他乘了只鹤在云雾里穿梭。赤松子懒懒散散坐着,唇角洇着点儿笑意,一双眼滴溜溜地转——祝融凭着几千年下来的经验,知道这家伙又要想什么点子闹了。于是他像平日一样把手搭上前面那人的肩膀,不轻不重摁住。赤松子一歪脑袋,索性把头向后一仰,绒绒的发抵在祝融下巴上。祝融有点无可奈何——开了一坛荔枝春怎么就,醉成这样了。“松子,别闹腾,啊。”赤松子不答,左手一推眼见着就是一个小雨阵,正要成形,被祝融一个蕴了点儿火星子的拳头拍散了。赤松子瞪了那条胳膊一眼,右手一圈又要围个风阵,冰蓝的光点交织着繁复的纹咒——不过毫不意外地,又被祝融指尖弹出的火球打断了。

祝融发觉怀里的人突然安静了下来,心里咯噔一下:不好,不是把这半醉半醒的祖宗给惹着了吧上邪。平时好性子的人发起火来了他是个火神也不好招架啊。可别又来一个呼风唤雨的把天给捅破喽再干上一架。

而且祝融不想和赤松子干架,一点都不想。

蓦地左手一凉,低头一看,赤松子正把着他手腕,几滴冰蓝的水珠子碰着手背上蜿蜒的炎纹,染上了些许跃动的红便弹开去,跳到空中便像烟火一般缓缓消散。随着鹤在天际翩跹,渐渐生出一道流光溢彩的雾痕来。

祝融这才轻吁了一口气,“蓝的红的一块儿好看,很默契,配合挺好。”你到底醉没醉啊。

“你说是不是因为是这样的,我们才在一起——”赤松子仰起脸,那声音简直像嫘祖屋子里甫才熏着了檀香的上好锦缎,滑到祝融耳畔。他回头看了一眼一路泻下的交融的很好的蓝紫色水烟火——他们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小把戏——又抿了抿嘴认真地思考了一下。

“那也不是全部吧。难道不是因为你是赤松子,我是祝融,我们都一块儿处了几千年了,这样的么。”末了又补上一句,“而且我不想和你打,你也不想跟我战。”

赤松子点点头,继续叭叭放着小烟火,面上还是云淡风轻的笑。要一个直肠子的天神解释这些微妙复杂而神奇的东西,倒不如拉他去打一架。

哦不不不,祝融和赤松子,他们是不会打架的,难道不是吗?

【一直默默充当背景的鹤君辛苦了,不哭不哭,他们虐的是狗,你是鹤啊2333】

END

【这一对简直不能更萌赶紧站稳来吧小伙伴让我看见同好的双手~】

评论(5)
热度(24)

© 钴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