钴镂

☞稻米,全职厨,哈迷,常年蹲坑。吃瓶邪黑花,各种正副队以及伞修方王乔高包罗启明,德哈GGAD。
☞最近沉迷朱一龙。

云中君

云中君

【盗笔全职的小串联,主西皮伞修,副西皮瓶邪。设定是老叶和老吴一伙子人是好盆宇。时间大概是四五赛季的样子。】

【还记得沙海邪的快递吗?对就是鸭梨苏万收到的那种。】

【作者心干手净。不甜不要钱。】

【本来应该是万圣节贺文的,结果拖到总攻节都过了一个礼拜了ORZ】

叶修和吴邪面对面坐在吴山居靠窗的黄花梨木椅上。两个人嘴里都叼着根烟,面上一派悠闲,没个形儿地跷着条腿长手长脚地瘫着,周围一片云雾缭绕【蜜汁主角自带气场】,不时开口七岔八岔地聊两句。

“吴老板,你背着张老板偷偷摸摸抽烟不好吧。”叶修含含混混地说。吴邪笑了笑,拎起桌上的锦灰堆六方壶给叶修添了小半盏茶,苏万刚沏的西湖龙井,明前的,茶色清亮,香雾氤氲。“小叶,同为烟友,你好意思落井下石吗你。”他把壶放回去,“要不这样,我把今天本来准备送你的东西当封口费呗。”

“送我的东西?礼物?别啊吴老板,上次沐橙生日你送的那根簪子得快抵得上我一年血汗钱了,壕无人性啊,受不住受不住,”叶修摆摆手,“还是当封口费吧。”

“节操呢?下限呢?”吴邪义愤填膺地叩了一下膝盖。“不过这东西对你来讲倒应该是无价之宝,”吴邪高深莫测地笑了笑,“对你来讲。”

叶修抓了抓头发,取下嘴里衔着的烟头,一缕余烟袅袅腾腾地绕着修长的指飘散开来。“不是,好好送我东西干啥又不是生日。莫非吴老板你想追我啊,不行不行,张老板那仇恨我拉不了。”

“屁。”吴邪呵呵一笑,“老子可是有家室的人,老子男人辣么帅,你醒醒吧小叶。”“老吴你手机响了,真的。"

吴邪低下头在屏幕上拨拉了几下,满意地点点头,对叶修道:“小叶,今天叫你来本就是为了这事儿的。东西算小佛爷赏你哒,受着吧,爷自有送你的道理。放心,爷家大业大,那烧不了几个钱。嗯,你待会回家一趟,有个快递,你签收一下就可以了。拆之前做好心理准备,打开之后不要太惊喜。请叫我雷锋。”

叶修想了一会儿,“那成,我现在就回去吧。今天晚上估计也是要刷线上活动。”“那我就不送了,一会儿小哥该遛完小满哥回来了,我得先收拾一下作案现场。”吴邪端起了烟灰缸。

叶修与吴邪道了个别,叼着根烟灰结了老长一穗儿的烟出了吴山居,脑子里想着吴邪到底在搞啥时钦事情。对于吴邪这种老蛇精,叶修向来不以一般性思维揣测他的脑回路,再说估计除了张小哥也没几个人明白他在想什么。反正这货再脱线也是个黑道头头子,干啥都有理……额,总不至于寄一包炸药来咯。难得吴邪一片真诚,不收下也不好。

到家之后叶修难得没立刻上荣耀,兴致阑珊地点了根烟盘个腿一屁股坐到了床上。沐橙今天去朋友家玩儿了,家里就他一个。叶修托个腮跟衣柜干瞪眼也不知道该想点儿啥。


张起灵推开吴山居后院儿的门进到里间,看见吴邪正坐在那儿喝茶。吴邪见他进来,放下茶盅,“小哥回来啦,小满哥呢?”张起灵把手里的桂花栗子羹和蜜汁糯米藕放到桌上,“后头院子里拴着。”站了片刻,他坐下来,“吴邪,你抽烟了。”吴邪一僵,“……小哥,你又不是小满哥……我就抽了一根,真的,苏烟我不爱抽。”“叶修来过了?”张起灵道。吴邪嗯了一声,“事情我没说透,毕竟太复杂,说起来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他收到了自己体会吧。”“也好。你费神不少。”吴邪笑眯眯地搬出糖桂花罐子,“这么小就搞个生死两茫茫,多凄惶。小佛爷我悲悯苍生,成人之美,积点功德。”


叶修听见敲门声,差点没把嘴里的烟掉到床上烧个洞,赶紧跑到玄关处开门。

“您好,请问是叶修先生吗?有您的快递,请签收一下。”门外笑得憨憨的快递小哥拎出一个老大的箱子。叶修一看那信息单,一笔骚包的瘦金体,没跑了;再一看重量,卧槽这玩意儿,里头码的是一摞砖头吗这么重!

叶修半拖半拽吭哧吭哧把个箱子拖到客厅,在五斗橱里七找八翻拿了把大剪子三下两下划开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装和胶带,里头露出个清水漆的老木箱子来。

叶修只在老妈衣橱的顶底下见过类似的东西,据说是传了三代的嫁妆奁,老古董。“就是可惜到你们这一代要断了。”老妈当时还很感慨。

吴邪送我一个旧箱子干啥,要哥早点嫁人吗?

叶修边神游边慢慢吞吞开了锁扣,未及他掀开盖子,箱子里头突然传来一声异响,盖子自己开了条缝,黑咕隆咚的。叶修木愣愣地仍把手贴在上面,想着不是吧这有机关?

蓦地,缝隙里突然伸出一只白生生的美人手一下子搭在叶修腕子上,一片冷腻腻的触感。

嘴里的烟,烟灰撒了一地。他出不了声儿,觉得浑身的血管大概马上就会因为血液瞬间冰冻而爆裂开来。

这时候,只听箱子里头一个怪好听的声音嗡嗡道:“阿修,好久不见。想我不想?”

叶修察觉到自己的手抖得跟帕金森一样,带的腕上那只玉白的手也颤了起来。他心脏擂得不是一般厉害——打决赛都没这么样过——肾上腺素恐怕飙得有点厉害。

他盯着那只玉笋似的手,半晌没有动弹。箱子里又是闷闷的一句:“阿修,你再不说话我要使坏了啊。”叶修一个没忍住。

“卧槽苏沐秋!你先给哥把自己拼好了再出来吓人成吗!!!”


“吴邪。”,张起灵已经吃掉了小半块红润润的藕,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你确定不会吓到他?”

“放心吧小哥,”吴邪正试图地拿筷子把藕孔里白莹莹的糯米捣出来,“小叶的心理素质,杠杠的。我信他。”


苏沐秋僵硬地活动着身上的关节,一头干稻草似的乱毛,浑身的皮肤泛着一种瓷釉似的青白色,恐怕很久没见太阳了。整个人瘦得跟个峭楞楞的竹竿子一样,两颊都有些凹陷了,好在眼珠子还鲜灵,这让叶修放心下来。他叼着根烟漠漠然守着一堆小山样的烟头,“不解释一下吗苏大大?我在今天之前还是个崇尚科学的唯物主义无神论者。”

“阿修你别坐那么远啊,我刚从冷库出来也没多久,新鲜卫生又健康的!”苏沐秋一脸悲戚。叶修不着痕迹地往这头挪了点儿,“你是猪肉吗?”“唉,阿修我也不知道吴老板他啥也没和你说啊!我真没想故意吓你的。”苏沐秋抱歉地笑笑,“又不是七月半。”“呵呵,要是赶上七月半你想怎么吓哥啊。”苏沐秋赶紧转换话题,“唉,阿修,你是不知道老吴,他就喜欢给别人寄一些奇奇怪怪的可拆卸部件!”他愤怒地拍上了桌子,险些把手指拍散了。叶修条件反射地要护着他手,苏沐秋很满意地把手往叶修手里一揣。

“咳,你手有点儿冰。”叶修搔搔脖子,“那你至少把自己弄成个整的吧。”

“吴邪一开始是这么说的,要给我找个宽敞点儿的东西躺顺便弄个机关,你一推盖子我就能坐起来。但是后来他把事儿瘫给黎簇了。黎簇说他已经拼过一仓库的等身手办了不想管我,就把我拾掇拾掇运过来了。”说到这儿他来了劲,眸光粲然“阿修,我这次是坐解雨臣的飞机过来的唉,我还没坐过飞机呢!当时黑瞎子坐我旁边,他说这一趟肯定心想事成,因为外面夕阳特别好看,染得我们穿过的流云也特别漂亮。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说罢,他缓缓伸出手,在叶修额上轻点了一下。叶修也不躲,任由眉间落下一点凉意。苏沐秋笑得有点傻兮兮的,“所以阿修,我就是踏五彩祥云来接你的小仙女儿【划掉】啊!来,你跟不跟我走!”叶修呵呵,却难得没开嘲讽,只静静地听苏沐秋说。他讲的不快,咬字还有些生涩与不和谐。叶修把烟头扔到烟灰缸里,摸出兜里那皱巴巴的苏烟盒子,却发现里头空了。他笑了笑,把盒子一丢,望着苏沐秋。

“走你个虚空双鬼啊走。你瞧你这干巴瘦叽的跟条咸鱼似的,我放缸水你赶紧去泡发泡发。”叶修把胳膊往苏沐秋脖子上一圈,“难得哥为你服务,走吧苏大大。”

苏沐秋佯怒,“当我香菇呢!”说着一手摸上叶修的腰,特流氓地拧了一把,“唷阿修,我不在这几年小日子过得不错嘛。”

两个毛茸茸的脑袋越凑越近,仿佛不曾别离般的亲密无间。”


P.S.苏沐秋泡澡的时候一直在问苏沐橙和荣耀的事儿。叶修索性搬个小凳子坐在浴缸旁边,“……你别急啊,沐橙晚上就回来,你先想想怎么和她解释比较好。至于荣耀,等你手指不会一敲键盘就散的时候哥就带你玩儿,乖。”

苏沐秋闻言忽然惨叫一声,“啊啊啊阿修你快抱我出来!我一高兴都忘了我我我现在不大能泡热水啊说不定会散掉的!!!”您的好友——苏·真·散人·君莫笑·沐秋已上线。

END


评论(9)
热度(17)

© 钴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