钴镂

☞稻米,全职厨,哈迷,常年蹲坑。吃瓶邪黑花,各种正副队以及伞修方王乔高包罗启明,德哈GGAD。
☞最近沉迷朱一龙。

烟柳歌

{这是一个痴汉老吴粉的自白一棵柳树和阿邪的故事。【shenmegui】有生之年最长的一首诗,感觉再也不想写诗惹QAQ回头一看都被自己感动了妈呀怎么这么长}

【文案】

       西子湖畔,秀水灵山。花木草树,钟粹毓慧,若近人气烟火,逐年浸染,则更可通凡情世意,晓五蕴六欲。然情多怨多,因缘尽错。一厢之愿,无从求索。默守七十载,奈何长筹短筹,嗟叹殊途,终不得善。

       时有长短句半阕,歌曰:“缦立迢望,待君重过,一树闲花落。飞絮不能语,更如何?捱受六道轮,教做相思人,不负青春浮梦生。”

      后骚人成诗以记之,名曰烟柳,取人间淹留意。

 侬本故城西子柳,旖旎西泠画烟舟。

 傍古阁名吴山居,秘瓷珍卷锁重楼。

 悄把碧绦掷阑干,却怪顽风不肯休。

 缃帘半卷问何人?吴家公子十八九。

 颊凝鲜荔樱桃破,领合蝤蛴青衿收。

 睫羽颤垂菱唇翘,笋芽玉指拈叶揉。

 青梢惊蜷色洇羞,贪看无邪任灯流。 

璨璨斗杓灵转眸,昏昏弦月隐成钩。

 相对西窗摇烛影,咫尺隔断薄纱后。

 喟叹生得草木根,不能添香做红袖。 

几许闲愁无处诉,一夜春燥欠泪弹。

 暮暮朝朝长比邻,呓语几何心熟烂。

 恍闻珮环瑽瑢声,陌上君子人如琬。

 煖绒丝絮乱飞尽,缱绻发尾三寸暖。 

琵琶袖间窥腕景,落花泥里听足音。

 足音跫跫随远销,孤莺怏怏梢上啼。

 忽羡鹂雀善嘤咛,柔肠百转犹可名。

 垂丝掠水独对镜,望穿白堤是断桥。

 人去楼空旧幽牖,依稀笑语弄柔条。

 锦瑟华年堪堪瘦,画屏春韶暗暗抛。

 梦托良宵花釭绕,悠悠少年熬至老。

 逝者如斯盈虚换,几时归来濯客袍? 

绮裳浣成褴褛衫,纨扇焚作锦灰堆。

 休说别久不成悲,一夜葳蕤竟消萎。

 迢迢枯守无期录,此番蕉萃是为谁? 

未若拚却愚木身,牵魂一缕踏轮回。 

攘攘闹市接踵过,不惜玉颓沁红泪。

评论(1)
热度(7)

© 钴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