钴镂

☞稻米,全职厨,哈迷,常年蹲坑。吃瓶邪黑花,各种正副队以及伞修方王乔高包罗启明,德哈GGAD。
☞最近沉迷朱一龙。

【伞修】蘇煙

【第一届世界邀请赛背景。比赛是八月七号结束那天正好立秋,大家还要料理完后续工作顺便玩几天,时间不赶。】
【作者心干手净,坚持伞修也可以有小甜饼!】

叶修从摇摇欲坠的梦境里醒来,眼前苏沐秋的笑模样霎时间便散去了。他愣愣地望着空荡荡的天花板,头有些沉。床头柜上的钟无声地走,现在是苏黎世时间凌晨五点。叶修脑子钝钝地转,又想起方才梦到那些破碎陈旧的往事。
苏黎世,苏离世。呵,正好十年了吧。
他慢慢从床上坐起来,窗帘被熹微的光映得有些半透明。另一张床上的周泽楷搂着无浪的小抱枕睡得正沉,胸膛平稳地起伏着--那是鲜活的生命才拥有的权利。叶修收回目光,轻轻咳了一声。
消了睡意的叶修干脆下了床,赤着脚就往浴室里走去。镜子里的人看上去不甚精神,长长了的头发软塌塌地粘伏在额前,眼下一圈淡淡的青黑,胡茬子没打理,嘴唇有点儿干裂。他放了一缸热水,想着泡个澡松松胳膊腿儿。惬意地往水里一沉只留出半个头在空气里,叶修咕嘟嘟吐了一串泡泡。
他看见一旁小圆台上自己搁的裤子一半滑到了地上,只好扒着浴缸边伸长了胳膊去捞,一抓却摸到口袋里还有东西。叶修掏出来一瞅,是包压的瘪哈哈的香烟。指尖摩挲过烫金的两个字,他嘴唇微微翕动。
苏烟。苏沐秋的苏。苏烟是苏沐秋最喜欢的烟。
盒子里只剩下两支烟,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是取出一支叼在嘴上。浴室里有烟雾探测器,不能点,这样好歹缓缓瘾。一点似有似无的烟草味儿绕过鼻尖,叶修又往水里缩了缩。真舒服。
当年是苏沐秋教叶修抽烟的。苏沐秋抽得挺娴熟,有时候叶修一转头就看见他修长的手指堪堪掩了嘴唇,轻薄的白烟自指间升腾,絪缊了眼角眉梢的几分少年人的稚嫩。网吧里暗橙色的光把他眉下的阴影细碎地晕染出来,看上去莫名深沉。苏沐秋每每察觉这目光,便要冲他挤眉弄眼地说怎么哥抽烟太帅把你看傻了?叶修呵呵一笑表示是你抽烟太多抽傻了。不过说实话,抽烟的苏沐秋是有那么点不一样,到底怎么不一样,叶修也说不大清。说不清的事当然要身体力行一下,于是叶修便光明正大地找苏沐秋要烟。对方夹着烟瞪大了眼睛表示惊讶,旋即眼珠子转了两转,轻轻巧巧捏起人下巴吻了上来,强行渡了一口烟。浓烈的烟草味儿被舌头挤着压着在口腔里翻腾,呛得叶修直咳嗽。罪魁祸首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笑着道崽啊长大了,阿爸很高兴,走带你去浪一回。叶修咳得憋红了脸,眼角泪花子都迸出来了,无暇怼那小流氓。
然后他就给苏沐秋拖着去买了包苏烟软金砂。平时苏沐秋抽的都是十几块一包的五叶神,这可算是大手笔。苏沐秋看着叶修吐出第一个烟圈,顺手从他衬衫口袋的烟盒里抽出一支叼起来,含含混混地问他,阿修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苏烟吗。叶修极力想保持自己结成一穗的烟灰不掉下来,连头都懒得摇。苏沐秋很自然地低下头来对了个火。彼时纯情如斯的小叶修在那一点明灭的花火间有些不知所措,只听苏沐秋笑道,因为听起来简直像我们家承包的。叶修愣了一下,还是决定回他一个呵呵。
这是他们第一次一起抽苏烟。最后一次,是跟嘉世签完约那天。黄昏的火烧云红得晃眼,两个人在嘉世后门的小店潇洒地一人买了一包软金砂,走到巷口站着抽。苏沐秋还是假装自己没有打火机低头对了个火,叶修倒是很默契扬了扬下巴,自始至终没有言语。微明的火光被西沉的夕晖融化,两个人眼里都是晶亮的暖意。
后来的某一天苏沐秋出去买烟,就再没回来。叶修那段时间看到烟脑子里就拼拼剪剪地粘满了苏沐秋,像是循环着提醒自己苏沐秋已经成了一段回忆这种灰色的消息。他甚至想干脆不抽了,眼不见心不疼。
可是没有烟,那些梦回的午夜,实在难捱。
七月半的时候叶修买了一包苏烟沉香带去了南山。他燃起一支,缱绻的白眼绕着指尖散逸,冥迷了碑上少年小小的一张笑脸。叶修自顾自说着话,说沐秋,沉香是好烟,可惜没你份儿啦,看哥抽吧,给你闻个味儿,别太馋。叶修在苏沐秋面前待了一上午,走的时候拾掇了一堆烟头,眼角红着,不知是不是烟熏的狠了。
往后叶修也不大抽苏烟,只是每年苏沐秋生日或是忌日,总照例要买上一包。燃起一支苏烟,便似能从那白袅袅的烟里,看出一个影绰的苏沐秋的轮廓来。苏烟味柔而醇,薄而不淡,绵清得一如那个苏姓的少年。他们曾经的三年,好像就清清浅浅凝在那一支烟的光景里了。
要是他还在就好了。叶修鬼使神差地想起房间里的枪王。要是他还在,那么现在在自己身边的… …叶修止了胡思乱想,随手挤了点儿洗发露往头上抹,心里默念了一遍小周也是个好队友。等他想起来自己嘴里还有根烟的时候,已经晚了。叶修啧了一声,决定就这么洗吧。
嘴里的烟蒂子已经濡湿了,叶修的思绪又刹不住地歪到了刚才的地方。要是他还在… …
要是他还在,那自己肯定会把人拖起来,沐着晨曦暗搓搓溜出去。在苏黎世的清早五点钟,和苏沐秋,一块儿抽支苏烟。
可惜,生死不能从头再来。

突然,一丝微凉的触感落在叶修肩头,他狐疑地转头去看。
“阿修你知道吗,立秋那天在洗头的时候抽苏烟,就能抽出一个苏沐秋来哦。”
目光所触及的空气里,一个眉眼含笑的少年人的轮廓逐渐明晰。
那根软软的苏烟掉了下来,啪嗒一声落在水里,溅起几朵小小的水花。
END
后记→
周泽楷在听到浴室里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后从梦中惊醒,行动快过大脑,长腿一跃下了床快步冲了进去。“前… …”
看清眼前的场面后周泽楷的呆毛都趴下去了。
我可能有一个假室友。
一头泡沫的叶修像只护蛋的老母鸡一样蹲在浴缸里,旁边的小圆台上坐着一个笑嘻嘻的少年。
大变活人?
周泽楷果断地关上了门。“没事… …没看见。”
苏沐秋好脾气地蹲下来和一脸错愕的叶修平视:“阿修别怕,我是苏烟精苏沐秋。”“神他妈苏烟精,我之前怎么没抽到?”叶修抹开滴到眼角的泡沫。“都说了要集齐三个条件才行的。”“屁,”叶修呵呵,“哥根本没抽烟。”“… …好吧我就是比较想你看你两个半都集齐了就放了个水。”说着苏沐秋老脸,不,小脸一红,“我给你洗头吧。”
鬼使神差地点了头,叶修觉得自己心脏真是… …大。接受能力不是一般的强。
流水声从耳旁过,他有了有些倦意,便任苏沐秋蹂躏他的头发,轻轻阖了眼。
“苏沐秋。”
“嗳。”
“待会儿一起抽根烟吧。”
“好啊… …苏烟?”
“嗯。苏烟。”
真•END

评论(4)
热度(25)

© 钴镂 | Powered by LOFTER